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16集)

刺仔第14集剧情

人生本来就苦,还是只有少年苦?韩晓婷一直思考这个问题,女园丁告诉她:人生无所谓苦乐,都是过客……陈茜和闻艺一直在KTV门口蹲守,张蓓蕾和柴紫晶也太能唱了。两人无聊,说起了名字调侃,闻艺好奇问到陈茜名字的由来,陈茜的名字有点女性化,陈茜终于敞开心扉,告诉闻艺自己名字其实不属于他。原来陈茜的妈妈当初以为是怀龙凤胎,但出生时出现状况,只能生下一人,家里人就让他领了妹妹的名字陈茜。肖骁激动的跑到KTV,假装打电话给张蓓蕾要见面,张蓓蕾约肖骁游艇会见面。很多人怒气冲冲找到刘涛,说渔村项目联系不上刘涛。刘涛因为晚上在家被恐吓,手机关机,她找到韩晓婷,告诉了韩晓婷发生的一切,她考虑要不要报警。韩晓婷表示自己没有办法帮她找证据,对于工作范围内的事情,她是可以无条件支持刘涛的,但现在刘涛面临的问题,已经超出了她的工作范围,也超出了她的个人能力。新世界旅行社里,有个快递员突然给刘涛送来一个包裹,同事们都围观过来看稀奇。刘涛当众拆开包裹,是个恐怖人偶,看着都渗人。这个时候,刘涛接到张蓓蕾电话,张蓓蕾和柴紫晶威胁她,如果再不辞职,就会说出十年前的事情。刘涛把辞职信和红包都递给了韩晓婷,韩晓婷让她做好选择,如果对十年前的事情有亏欠,就不要一错再错。刘涛哭着离开新世界,离开新世界是留给她最后的体面,她很感谢韩晓婷一直对她的帮助和支持,希望韩晓婷一切都好。韩晓婷想要把刘涛的口哨还给她,却发现刘涛早已离开,于是把口哨装在盒子里。听了尚老师的开导,韩晓婷不知不觉走到住医院,想开个假条,不想去学校但又没有借口,大夫一开始没有帮她。韩晓婷在医院走廊,仔细思考着尚老师的话,终于想通了,一下豁然开朗准备回学校把周五的课上了。却不料在医院,碰到了紧急就医的尚老师。课堂上,同学们都在讨论尚老师自杀的事情。张蓓蕾等人故意幸灾乐祸,韩晓婷很激动。韩晓婷父亲告诉韩晓婷,韩晓婷妈妈生前留了一封信给韩晓婷,本来打算18岁给她,没想到韩晓婷父亲提前交给了韩晓婷。韩晓婷抱着盒子回到卧室,小心翼翼打开,里面是家里的户口本,有爸爸妈妈的结婚证,还有一封信。韩晓婷内心激动,留着泪打开信封,却发现信里什么都没写,一片空白,韩晓婷沉思了许久,再次向父亲提起转学的事情,想要离开海华中学。这一次,韩晓婷父亲答应她了。韩晓婷打开电脑,敲打着文字,她提到了风语者,告诉风语者自己无罪释放的快乐,放下自己的羞耻心,向风语者坦白了自己被霸凌的遭遇,决定一切重新开始。肖骁如约在张蓓蕾说的游艇等她,在没见到张蓓蕾之前,肖骁打电话向陈茜求助,话说到一半电话中断了,陈茜很担心船上不止张蓓蕾一人。张蓓蕾拿出洋酒,如果肖骁有问题问她,喝一杯才能问一个。肖骁酒精过敏,只能靠先吃药才能喝。张蓓蕾太狠了,让肖骁问的前三个问题不准提到韩晓婷。当最后问到韩晓婷的时候,张蓓蕾还是不愿意放手肖骁,想让肖骁吻她,如果肖骁能吻她,也许就能变得更好……